闹村信息门户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社会 > 正文

社会

乡村纪事:三爷爷家的小姑

2019-10-21 21:33:45热度1954
距离三爷爷去世已经好几年了,三奶奶终于结束了自己孤独一人住在村外菜院里的生活,追随三爷爷而去了。我从小跟着三爷爷家的小姑长大,在他们家吃,在他们家住。三爷爷个子高挑,不善言谈,老实本分,与人为善,不拐

温:古老的海岸沙云

图:来自网络

前年国庆节,我回家参加葬礼。曾经住在我家前院的三位祖母去世了。我忍不住哭了。当我看到我的嫂子,阿姨和阿姨在服丧棚里,我忍不住哭了。

三爷爷去世已经好几年了。三奶奶终于结束了独自住在村外菜园里的生活,跟着三爷爷。

说到家庭关系,除了我最亲近的亲戚的阿姨和叔叔,我最喜欢这三位爷爷和三位奶奶。

我和三个祖父的嫂子一起长大。我在他们家吃饭和生活。

三位祖父都很高,不健谈,诚实,尽职尽责。他们对别人好,对别人不坏。他擅长种植庄稼和做他该做的事。然而,他更热衷于种植蔬菜和葡萄,在山西卖大米和做小生意。他挣的钱不多,而且乐于一次又一次地做事。叔叔的二叔对他的真实故事印象深刻,以至于两所房子都在路边开了商店,一家卖日用品,另一家卖杀虫剂和化肥,还建了一些建筑。

我嫂子比我大六岁。我日夜跟着她,比我自己的姑姑还要多。夏天下雨时,我跟着她蹲在蔬菜棚里,一起看菜园。蔬菜棚由一张床支撑,上面盖着塑料布。雨点滴落的声音特别具有煽动性。

我太贪心了,我想吃西红柿。我嫂子卷起裤腿,从床上跳了起来。她摘了一把西红柿,用泥水清洗。我知道三爷爷卖它们是为了钱,但是我贪婪的胃口越来越大,我无法阻止它。红色甜美的西红柿和漫长多雨的夏日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。

晚上,我嫂子用煤油灯烧红铁棒,熨我的头发。我把头发卷来卷去。第二天当我回到家时,我非常自豪,好像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。不幸的是,我父母不在乎。我的小心里充满了喜悦,没人知道我有多少钱。

当我嫂子初中毕业时,我的三奶奶不让她走,因为叔叔和二叔叔都想说他们太穷了,不能盖房子。那是当时的一天。应该是在1981年左右,只是固定生产到家庭。她需要回家工作。她去学校带东西,让我跟着。

冬天,我穿厚棉裤。她走后,她一直和同学们聊天,他们建议她再坚持一年。她被诱惑了。然而,我担心她不会离开并推迟我第二天的学校。我很生气,自己跑回家。离家七八英里后,我跑了回来。天黑了。天又黑又冷,北风呼啸。我汗流浃背。我在去接我们的路上遇到了三位祖父。刚刚来接我。

然而,我嫂子回来了,因为她担心我的安全。她没有继续看书。我一直认为我的任性毁了她的学业。

嫂子有商人的才能。她学会了做衣服,承担了许多刺绣工作,并带着村里的几个小女孩一起做。他挣钱并做嫁妆。

嫂子很漂亮,性格温和,在找东西时非常挑剔。然而,挑挑拣拣花了很多时间,没有成功。我上高中时,她被介绍到一个小镇。在我上学的镇上,她问我是否见过那个人。我说我见过他,我经常见到他。因为那个人总是在街上横冲直撞,乍一看他不是个好男孩。因为我,她和那个男人分开了。三媳妇狠狠地骂了我一顿。

我在学校得了红眼病,而且一直很糟糕。星期天我回家和嫂子睡觉。我一大早就起床,洗脸回家。结果,全家人都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的红眼已经痊愈了。我嫂子已经半个月没有痊愈了。我新婚的大姨妈被感染了。一年内都是好事。那一年,她刚刚结婚,开了一家杂货店,到处跑去补充库存。她的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。她的眼睛又红又红。她经常哭,她的烂眼睛是八只瞎的。

我心里没有遗憾,就好像是我的家人,没有人为此抱怨我。

当我再次和二姨结婚时,有许多事情要做。我去上学,没怎么回家。当我到家时,我没有住在我嫂子的房子里,这很不方便。我担心我的姑姑们会说不负责任的话,更担心他们会让我嫂子为难。根据我的脾气,我很生气,我要说我想要什么。我嫂子只能忍受。三位祖父也很生气,没有回答。有时他们去我家坐半天。三个奶奶吵吵闹闹,没人听她的。

我嫂子从未结过婚,这让我姑姑们无法忍受。尽管大嫂一个接一个地照顾他们的孩子。

二叔的孩子小时候生病了,他被庆大霉素打得太重,耳聋了。当他大到可以上学的时候,二叔把他送到了市聋哑学校。护送工作移交给了她的嫂子。我嫂子租了一栋房子来照顾他。直到小学毕业。与此同时,我嫂子买了彩票,做了衣服,然后去羽绒服厂做临时工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知识的缺乏,我的姑姑们总是说三道四。我嫂子因此遭受了很多痛苦。我正一天天远离我嫂子的生活,但只有我知道她内心的痛苦。我嫂子直到三十岁才结婚。它是由一位亲戚介绍的。我嫂子性格很好。她大学毕业,对她的嫂子很好。

我家人都说我嫂子过得很好。那时,我刚刚在这个城市定居下来,当她在这个城市结婚时,我们仍然相隔很远,包括岁月留下的距离和无法沟通留下的距离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们几乎没有见过面。我嫂子从羽绒服厂辞职,自己做了衣服。夏天,我们下订单,冬天我们做羽绒服。生活简单而充实。

当我偶尔回家时,她带着她的小叔叔回家。当她遇见他时,她也会聊天。然而,这个话题一天比一天少。只有几个小时的亲密和淡淡的香味。

我父亲死后,我很少回家。每次我回家,妈妈都告诉我去看三个爷爷。

三位祖父在村外他们家附近的一块地里盖了两栋房子,远离儿子们的打扰。在房子的后面,种了许多蔬菜。房子前面是一个葡萄园。水泥框架和细铁条框架,就像电网一样,在夏天硕果累累,芳香扑鼻。

三位祖父可怜我母亲独自在家务农。他们经常不买蔬菜。他们经常利用黑暗给我妈妈送蔬菜(他们都来自同一个部落)。他们离任何人都不远,他们总是害怕有人会因为他们把它们给了任何人而不高兴。周日,我哥哥放学回家,摘下大紫葡萄,把它们和最好的一起送给我。有时候当做美味的食物时,三奶奶也敦促三爷爷送一些给我妈妈。

三爷爷患有肝癌。疾病的发作非常快。他的儿子们很孝顺,一直在看。然而,他们无法恢复。我死后,没有回家。轮到我了。有点远。然而,我的心是想回去,只是不敢说。我妈妈常说,多好的人也会得这种病,而且什么都没吃,五谷杂粮。我妈妈不会读书。她的常识是好人应该永远安全,直到老了才受苦。

后来,我妈妈来带我看孩子,不能经常回家。每年当我回家过清明节时,我总是依偎着我的三奶奶一夜,在她家吃几顿饭。如果你不去,你会一个接一个地跳起来大喊大叫。

这种感情,在我母亲身上,总是感觉比普通人更亲近,所以每次回家,她总想买点东西去看她老人家,东西不多,但这点世俗的智慧,什么都有。

三奶奶的生活比前三奶奶好。叔叔和二叔的生活更好。他们经常给她买肉和鱼。他们也给她送美味的食物,他们的嫂子经常回家。第三个儿媳妇吃得很好,所以她得了很多重病。胖。高血压。

我嫂子努力工作了很多年,患了肾病,这种病很严重,也很瘦。我嫂子也身体不好。她喘着气,坐在那里,声音像风箱一样“咆哮”。这一直是三媳妇最担心的事情。

现在三位祖母和三位祖父都走了,没有人比他们更关心这个独生女了。我的嫂子会来看我的叔叔和婶婶,我的叔叔和婶婶也会来看她。在她的心里,她有一种感觉,她的大嫂就像一个母亲,而在我的阿姨和叔叔,包括我的母亲的心里,她是可怜和苦恼的。

就我而言,我对我嫂子有着深厚的感情。虽然我们有很长的距离,但这并不妨碍我爱她。但是每次我见到她,我都过不了很长时间。她瘦到80公斤,头发又白又细。

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没有人把她的头发染成明亮的颜色。他四十多岁,比我妈妈大。身高1.63米是由于腰脊劳损,腰肩板突出,背部弯曲。几乎在一步之外,他用手抓住他的腿,在放下之前抬起它。

他们俩都吃药了,孩子去上学了,生活非常艰难。服装生意做不到,没有工作,没有养老保障,如果有城市贫民,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城市贫民。还有什么比一个家庭中有两个病人更让人无法忍受的呢?但是他们在生活中一直非常顽强地奋斗着。

我一直认为如果我能帮助她一点,如果我有能力,我会尽力去做。

正因为如此,我甚至不敢见她。我嫂子说我的表弟非常喜欢读书。有一次,他看中了一套书,但是太贵了,24元,他没有买。二十四元对普通人来说算不了什么。但是对她来说太贵太奢侈了。

我的小表弟每天都跑去学校。许多孩子骑自行车或乘公共汽车,只有他跑步。

我的表妹学习无忧,性格活泼,非常懂事。我想这也许是支持他们的最大动机。

事实上,我一直在努力避免它。我不想写我嫂子的事,因为这太现实和悲伤了。对此我无能为力。然而,一个话题已经展开,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,无论里面是什么,它都无法再被掩盖,只有一种情感能够发酵和发酵。

如果我能做什么...给我嫂子的。我真的非常爱她。

此时,我不禁感到悲伤的泪水。我不能再写了。我只希望我离开的亲戚安息。我希望我的生活永远健康。健康是最大的幸福。